妖一

我心已死

驯养(阴郁敏感猫系受*正直无私犬系攻)

chapter1
   
    “别哭了”谢冰冷淡道。
   
    他僵硬地站在门口,目光扫过狂风过境一般的大厅,不满地皱紧眉头,半晌却也只能缓慢地叹了口气。
   
    该砸的都砸了个干净,能换钱的也全被抢走,谢志那个混账从来就没手软过。
   
    “你那还剩多少钱?”他关上大门,迟疑着开口。
   
    跪坐在地上的中年女人猛地爆发出一阵剧烈的哭号,她捂着脸哽咽不断,身上的衣裙被撕扯得破烂不堪,从裸露在外的皮肤上能清晰地看到一层叠着一层的旧伤。
   
    “三百。“她发出一声重重的抽噎之后,捡起扔了一地的纸巾胡乱擦干净脸上的泪水。“我这还有三百,用保鲜膜包上藏在冰箱夹层里面了,再过一周工资就发下来,就能好过……”
   
    “他下周不来吗?”谢冰带着些许讥讽意味地说道,终究更难听的话还是让他咽下肚子里去了。
   
    能藏这三百,难道多了藏不了吗?
   
    无非是怕被打,无非是觉得谢志那个王八蛋是自己的丈夫,不能冷着饿着,挨过这段日子,等他老了,脾气就好了。
   
    “我回屋去。”他再也不想多看一眼那女人,冷冷地说着转身就回了自己的房间。
   
    房里不过一张铁质板床和一对桌椅,眼下床一整个被掀翻,桌上的书也扔了满地,更有不少被生生撕扯开来。
   
    外面女人哭得更加凄惨,没有言语,只是一声重过一声,仿佛眼泪能换来金钱和幸福,能让身上被皮带抽打出来的伤痕从未出现,还能给她一个男人让她靠一辈子。
   
    都他妈做梦。
   
    谢冰一脚把翻白的铁床踢得震动起来,交合处摩擦发出的鸟叫似的怪响让人听了一阵牙酸。
   
    门外的哭泣声被吓得停了。
   
    他靠着床坐下,把自己团成一团,右脚还因为方才那一记钝钝地,活像是钢针钻进了血肉里似的痛。
   
   
    他其实和他父亲,那个叫谢志的混蛋长得很像。
   
    在十五岁的谢冰脸上,那相似的眉眼漂亮得不可思议,只是面容过于苍白,发丝和瞳孔都太过漆黑,淡到几乎没有血色的唇瓣下面仿佛藏匿着雪白纤长的尖牙。
   
    可在谢志脸上,那是成年男人独有的成熟韵味以及不可言说的英俊,迷得谢冰的母亲数十年如一日的,像个傻子,被打得躺了无数次医院也不肯松半点口。
   
    离婚这两个字谢冰日日提及,最后却也只能融化在他母亲冥顽不化的拒绝之中。
   
    谢冰叹了口气,照在他脚上的日光越发黯淡。
   
    门外的声音也终于停息下来。
   
    “小冰,出来吃饭吧。”
   
    女人战战兢兢的声音透过门板,谢冰扯了扯嘴角,冷淡地拒绝:“不了,我不饿。”
   
    伴随着渐渐远去的脚步声,逐渐被月色笼罩起来的昏暗房间里,空气似乎慢慢变得潮湿。
   
    混杂着泥土,血液,淡淡的饭菜的油香。
   
    和之前的每一个夜晚一样,身体被冰冷黏腻,如同去了壳的牡蛎一般的存在缠绕起来。
   
    他凝视着地上翻涌着的黑色影子,看着它蔓延,顺着细窄的门缝钻了出去。
   
    他听到,它们在笑。

团刻圆满收工!
主题小黄图,目标是被乐乎屏蔽~然而由于参与的四人太过纯洁恐怕没戏(。◉ ヮ ​◉)ノ
甚至沈某某还主动打码233333

参与者:
首图   @失意蛋
第二套是我,妖一!
第三套 @厌饫
最后一张压轴 @@苏伍|Yuto

一只胖胖的,大尾巴老虎。
冬眠……?

喜极而泣。
一名少年和三只鸡的爱恨情仇。

真的是好久没有更新了,刚上大学拖延症有点犯,嘿嘿嘿。
复健开始。
no.1
春风十里,不如你。
纯粹是因为边角料正好刻这个。

出自漫画长歌行,大唐公主李长歌。
希望她能如愿。
话说最近蜜汁高产,要不要奖励自己一下下。

no.6

难得的少女漫。
复健的感觉真是糟糕,印片也很奇怪。
都心疼我一下下( •̥́ ˍ •̀ू )

no.5

终于刻完了,我要哭死了啊,嘤嘤嘤,我果然不适合大章。
没有一张不是印废的,我对不起你们。
记不得是谁了你们随意嘤嘤嘤( • ̀ω•́ )✧

no.2

复健第一章
信仰(๑•́ ₃ •̀๑)

no.1